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陕西安康>>刘良智

展现武术魅力!宏扬民族精神!用心传递正能量!促进社会和偕!

 
 
 

日志

 
 
关于我

刘良智出生于陕西安康汉滨区共进镇九里村!习武于武当山遇真宫影视武院。中国品牌日联合发起人,品牌明星人物。中国好品牌形象代言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词曲创作人!心灯点亮大爱联盟分会会长!正能量媒体人!性格开朗直爽!爱好音乐!武术!结交天下真诚朋友。电话15018003801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无声的等待  

2014-02-16 22:05:55|  分类: 情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阳光女人《无声的等待》

   

 

      

 

                                       

 

                                                无声的等待

                                                                 

                                       ---阳光女人 

 

 

                        

                      阳光女人欢迎你光临我的网易博客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对于两个相爱的人而言,离别后的等待是一种落寞的情感。在长久的等待中,它会使等待的那个人由开始的充满希翼的幸福的等待中,又开始变得脆弱、多疑、痛苦···最终这份原本炙热的等待,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冷却,最终凝结成冰,只剩下冷漠,令人徒留悲伤。如果爱可以天长地久,或许那么等待也是一种收获···无论什么样的等待,最终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等待被爱的那个人早点的平安来到自己的身边陪伴自己!

    很多人常说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是,那是远古的情诗!是在当时的交通不发达,也没有现代科技的手段做工具去时常联络,才写出来的!是当时现状阻碍了他们的相见!他们唯一可解相思的办法那就是孤独的等待和不断的鸿雁传书,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他们能选择的也惟有去等待去坚守!但是,尽管如此,他们依然不会放弃表达彼此的爱慕和思念之情,他们用千里传书的方式来倾诉彼此的相思和牵挂!因为路途遥远归期遥遥,无法相见的离别之苦,思念之情,所以,古代的唐诗宋词才能写下了旷世相传的情感佳句!然而这一切毕竟是远古了,因为古代的相隔爱情毕竟受环境所制约!它如今已经不适合现代的爱情的需求!

    爱---需要表达,需要交流,需要接触,需要体现出它本该有的本质!如果没有朝朝暮暮的相处,人的感情何来?即使不能朝朝暮暮的在一起,那么至少每天可以有个电话,短信用在联络维系这份情感,让彼此的牵挂的心有份安慰!但是,有时现实总是残酷的,很多时候,人得到了或许都不知道珍惜,因为他不知道爱是经不起太长的等待。就如张镐哲在歌里唱得那样:“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心越来越慌,孤单单看不到幸福回来的方向```是哦,一个女人在孤单的等待中却看不到幸福回来的方向,心情自然会是凄凉无助的,而她又何等的痛苦与失望 ?她在等待中心会越来越慌凉```其实,爱只有及时才有意义,今天多下几场雨,并不能弥补去年的干旱。相爱的情人,别因为等待让爱等成了伤害,爱就别她为你苦苦等待!时间经不起等待,女人经不起时间的等待,时间越长,爱情变淡,女人是感性的,她需要的是男人无时无刻的爱,累了有肩膀靠,哭了笑了有男人的安慰与分享!爱是需要表达的!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好男人

 

 

心里太多苦太委屈
就痛快哭一场
说他对你好对你疼
眼神中却迷惘
这是怕朋友会担心难过才微笑着说谎
或用情太深
早分不清真相
当你把一切全做到他希望的模样
他又真的实现几次承诺过那些话
说的没有错为相爱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他爱不爱你
想一想再回答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
孤单单看不见幸福会来的方向
心里太多苦太委屈
就痛快哭一场
说他对你好对你疼
眼神中却迷惘
这是怕朋友会担心难过才微笑着说谎
或用情太深
早分不清真相
当你把一切全做到他希望的模样
他又真的实现几次承诺过那些话
说的没有错为相爱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他爱不爱你
想一想再回答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
孤单单看不见幸福会来的方向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
孤单单看不见幸福会来的方向

 

                                                                                                            
图片

 


                 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王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阳光女人欢迎你光临我的网易博客


   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赏析【作者】
    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绵州(今属四川江油)人。唐玄宗时供奉翰林。后赐金放还,漫游各地。安史乱中,曾入永王磷府,因磷败而以“附逆”罪流放夜郎,中途遇赦东还,晚年飘泊东南一带,卒于当涂(今属安徽)。其诗与杜甫并为唐一代之冠,享誉甚隆。宋本《李太白集》不载其词。《尊前集》收录“李白词”十二首,然颇多伪托。
  
   【注释】
    ①近水杨宁益《零墨新笺》考证《菩萨蛮》为古缅甸曲调,唐玄宗时传入中国,列于教坊曲。变调,四十四字,两仄韵,两平韵。
  
   【赏析】
      宋初《尊前集》及稍后的文学《湘山野录》、杨绘《时贤本事曲子集》,都载有传为李白所作的这首《菩萨蛮》。黄^誑《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且将此词推为“百代词典之祖”。然自明胡应麟以来,不断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它是晚唐五代人作而托李白的。这场争议至今仍继续。
      这是一首怀人词,写思妇盼望远方行人久候而不归的心情。开头两句为远景。高楼极目,平林秋山,横亘天末,凝望之际,不觉日暮。“烟如织”是说暮烟浓密,“伤心碧”是说山色转深。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诗:“日暮数峰青似染,商人说是汝州山”。薛涛《题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沉沉山更绿。”多言晚山之青,可以参看。这两句全从登楼望远的思妇眼中写出,主观色彩很重,而行人之远与伫望之深,尽在其中。“暝色”两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下片玉阶伫立仰见飞鸟,与上片登楼远望俯眺平楚,所见不同,思念之情则一。“宿鸟归飞急”还意在反衬行人滞留他乡,未免恋恋不返。末句计归程以卜归期。庚信《哀江南赋》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语。词中着一“更”字加强了连续不断的以至无穷无尽的印象。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可见南宋初这首《菩萨蛮》犹传唱不绝。

 

 


 

无声的等待 - 阳光女人 - 飘逸的阳光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